周三特刊Wednesday‘s journal
当前位置:首页 > 音乐杂志 > 周三特刊
第10期-贵阳那个牛逼的年代出的那些牛逼的人……
日期:2013-10-16 14:40:11 来源: 访问次数:4165

昨天和老马哥一起去安顺谈事情,见到了他久违的朋友,回忆起他们往昔刚开始做音乐的岁月,感慨万千。因为在贵阳我也算所谓出道比较早的,几乎就在老马哥他们前后一两年的时间,所以意犹未尽的在回来的路上与他一起聊贵阳音乐的发展,最后老马哥无限感慨的说了一句:“那个牛逼的年代,出了那么一群牛逼的人”。

所以,我今天决定总结下这群牛逼的人……

这群牛逼的人必定都经历过这样的一个过程:学吉他——找人组乐队——跑场——在学校演出——去北京的MIDI学校或者身边的乐手去这学校学习然后导致乐队解散……

这群牛逼的人必定都或多或少的被某个自称东南亚的某个唱片公司的人搜集过自己创作的乐队的音乐,然后憧憬着全世界的演出,最后发现原来出唱片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这群牛逼的人必定都去过曾经在河滨公园旁大概只有40平方米的“低空飞行”酒吧,并在那里与人畅谈未来理想和抱怨社会不公……

这群牛逼的人必定也都去过如今仍在的金桥饭店旁边的感觉琴行买过琴或者琴弦……

这群牛逼的人必定曾经把音乐当作事业在努力,我所说的是像工作一样每天不间断的孤独的练习吉他贝司或者鼓……

这群牛逼的人在没有做音乐后的第一份工作大多数依旧选择从事与音乐靠边的工作,比如开琴行,当乐器老师等等,最后却还是换了一份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

谁要说这群牛逼的人没睡过地下室或者没连着一个星期没喝醉过打死我都不信。

那真是一个激动而恐惧的年代,对我来说,因为那时候我只有16岁……

我激动的和我的搭档抱着吉他写歌上报纸上电台然后免费的受邀去某个学校演出,那时候好像没想到收钱这回事,有演出就行,唯一评判去不去的标准是观众多不多,我们的标准是10个人,10个人看就能让我们抱着两把吉他倒三趟车翻山越岭的到某个郊区的学校去唱五分钟然后摸黑回家兴奋两星期。所以我和我的搭档频繁的出入在贵州高校某个社团的晚会、某个高级社团成员聚会、某个班级的聚会场合上,因为10个人的标准,我当时觉得我们很红,因为演出接不完,那个时候我和我搭档的组合叫做“火上雪”,别问我意思,我们就觉得与众不同。

我属于那个牛逼的年代,但不属于那群牛逼的人,但我们演出的时候经常会碰见那群牛逼的人,最后我终于靠近了那群牛逼的人,因为我认识了老马哥,顺便说一句,那群牛逼的人必定都认识老马哥。

我说一说我认识老马哥的经过,大家或许就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年代了。

我们在九中某次聚会演出完之后一个叫做言言的人找到了我们,递过一张名片,上面写着贵州某某唱片发行公司的总经理,他对我们说他看好我们,让我们次日去十八中门口找他,他带我们学习更高一层次的音乐。我当时那个激动啊,终于被星探发现了,于是次日我们在十八中与他接头之后被他带入了对面的一层居民楼的何何的家里,何何正抱着一把吉他埋头苦念,然后言言告诉我们这是大师,我们满怀无比敬仰的心情和崇拜的眼神守着何何看他练琴练了4个小时,虽然我们当时挺奇怪唱片公司怎么会在居民楼,而且所有的装饰都是家庭装饰。

言言告诉我们我们的学习今天就到这为止,晚上让我们去“低空飞行”酒吧见一见真正的大师。

“还可以见大师?”我们再次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语,为此我和搭档为了确定到底带那把180元的吉他去给大师表现还是186元的吉他而考虑了三小时。

我们提前半小时等在了“低空飞行”酒吧门口,里面昏暗的灯光和穿着摇滚风格摸样的人让我们有些打怵,最后我们跟随言言进入了这个代表了贵阳那个牛逼年代的酒吧,见到了老马哥,老马哥一个人在窗边喝着酒,他对于我们的到来貌似有一些意外但却没有询问,只说了句“自家兄弟喝酒不?”,多年后我一直不好意识给老马哥说,这句话让我和搭档激动了半年,因为大师居然把我们当作兄弟啊~~~~~~~~

这个过程看似不复杂,然后让我在多年以后告诉你真相:言言是跟随老马哥学习贝司的徒弟,何何是他的朋友,言言不知道从哪里搞的一张名片实际上就是带着我们认识了何何和老马哥而已,那几瓶啤酒还是他开的钱,之后他就再没做过啥了。实际上我至今仍想不明白的是他的目的到底是干嘛?

如果你觉得这个事情不足以代表那个牛逼年代的混乱的话,那我就告诉你,这样类似的事情在当时许多乐队以及我们身上以平均一个星期一件的频率发生着。

我给这个年代下的定义是,无数机会和做大事的年代,却没有一件能够做成或者说是真的……

我依稀记得我与那群牛逼的人近距离的接触是因为王隽,这个当时已经读大学的姐姐带着我们去到了河滨公园侧门马路对面的居民楼楼顶的凉棚里,与这群牛逼的人再加上一个所谓东南亚的发行公司的经理一起录制了各自作品的小样磁带,然后所有的作品就被这人带走了,就没消息了……

真是一个牛逼的年代。

如今这群牛逼的人依旧大部分活跃在中国的音乐圈里,老马哥自不用提,何何现在在北京做音乐相当有名,其他的几位我就不说在干嘛了,我想,至少贵州做音乐的朋友基本没有不知道他们的,他们是张方哲、张勇、瞿唯、陈鹏、朱华佑等等……

真是一群牛逼的人。


微信关注《8音盒音乐杂志》扫描二维码关注


或加入微信号:bayinheyinyue,星期一(弦动我心·音乐推荐)、星期二(有没有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我)、星期三(松洋音乐专栏)、星期四(音乐小百科)、星期五(大话8音盒)、星期六(音乐话题党)、星期天(星座狂想曲);

★八音盒音乐工作室专业提供儿童音乐创作,少儿歌曲创作,儿童音乐专辑制作,流行音乐专辑制作,晚会歌曲创作等服务.
★报价仅供参考,具体请来电或来函确定为准,欢迎新老客户前来试音与洽谈。

提示:以上信息由八音盒音乐工作室提供的
儿童音乐创作整理,该信息内容具有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

备案号:黔ICP备13004150号 版权所有:贵州方豆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导航:影视配乐|音乐制作|贵阳录音棚|原创音乐制作|晚会歌曲创作|企业歌曲创作|原创企业歌曲|儿童歌曲创作|DJ音乐制作|个人歌曲创作|电视剧配音 贵阳编曲 贵州编曲
动漫配音|电脑游戏配音|游戏配乐|电视剧音乐配乐|微电影音乐配乐|串烧歌曲制作|音乐歌曲剪辑|音乐剪辑|儿童音乐创作|儿童音乐专辑制作|流行音乐专辑制作|歌手包装推广

友情链接:Ipowos微信吧丨音乐编曲|音乐创作|音乐制作
联系电话:0851-5869558 QQ:150827437 E-mail:150827437@qq.com   公司地址: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中山西路腾达广场B栋17楼17-8室

技术支持:诚联科技